小麦发型改变夺冠赔率大涨在PGA锦标赛寻觅自己

新浪体育讯 北京时间8月8日,北爱尔兰高尔夫神童麦克罗伊的发型变了,不过变得更多的是人们对他的看法。当他卫冕美国PGA锦标赛的时候,他已经不是夺冠热门,他的赔率上涨到1赔30。他真心期待在年度最后一场大满贯赛中找回去年那个自己。

卷发不再冒出他的帽子,这对麦克罗伊来说是一个巨大转变。记者们敦促他展示一下余下来的发型,他摘下帽子,散乱的棕色发卷获得生机,开始慢慢伸展。

“在顶部还有一点。”麦克罗伊星期三带着轻松的笑容说。

只有这个时候麦克罗伊才像去年夏天那个统治高尔夫的神童。当然这一统治是从去年基洼岛取得创纪录美国PGA锦标赛大胜开始的。那个时候,他不是在球道上行走,他是一蹦一跳。当时他是世界第一,他的每一个部分都名副其实。

麦克罗伊肯定愿意这个星期在橡树山找到那个小孩。

然而现在,这个来自北爱尔兰的24岁选手有理由觉得自己老了很多。他没有赢一场比赛,他只有一次接近胜利。在所有三场大满贯赛中,他的杆数都在标准杆之上,其中英国公开赛他只打了两轮。今年他有五次没有进入决赛,其中包括本田精英赛因为智齿没有拔掉而离开赛场。

在美国大师赛上,麦克罗伊是仅次于伍兹的夺冠热门,他的赔率为1赔5。在美国PGA锦标赛上,他的赔率为1赔30,甚至比两个从来没有赢过大满贯赛的选手亨利克-斯滕森(Henrik Stenson)和布兰德-斯内德克尔(Brandt Snedeker)还高。

他已经迫不及待来到星期四下午,走上第一洞发球台了。

激励来自他看到自己在基洼岛取得八杆胜利,以及在联邦杯总决赛中对抗年度最强阵容,连赢两冠的视频。他注意到的其中一些东西是技术层面的,比如说他挥杆时球杆的位置。不过真正不一样的地方在于身体语言。

“那是你的整个气度,各种各样的东西,你小小的言谈举止。”麦克罗伊说,“我猜想我在努力记忆那样的感觉,记忆那个星期我的感觉,并努力将其带入这个星期,让那些好的,正面的想法启动起来。

“我想每个人都看到我打得好的时候,我走路的时候有那么一点蹦蹦跳跳。”

不过在橡树山,麦克罗伊还有更多东西要做,他必须将球放在这个树木林立的传统球场的可打位置上——这里的树木如此之多,以至于你的小球在球道上,只要位置偏离一点点,你就可能没有清晰无碍的进攻果岭的通道。果岭很小,而且向前倾斜。橡树山是一个艰难的场地,其证据来自这个唐纳德-罗斯(Donald Ross)作品承办的五场大满贯赛上。在这五场大满贯赛中,总共只有10名球员在标准杆之下。

“这也许是最艰难的高尔夫球场,可也是我们打过的最公平的球场。”第32次打这场大满贯赛的汤姆-沃森说,“某个人会赢得这场比赛。那个人这个星期一定要打得非常好,非常好。希望我能说那个人是我。”

汤姆-沃森是在开玩笑。不太好笑的是麦克罗伊这飞逝的一年。真的,人们没有多少理由相信坠落的那个人是他。

现在,绝大多数注意还是放在伍兹身上,他已经有五年时间,17场大满贯赛不赢了。伍兹上个星期领先7杆赢得了普利司通邀请赛,其中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第二轮打出的61杆。那追平了他个人在美巡赛上的最低杆数。那让伍兹获得了今年第五场胜利,他因此比麦克罗伊多了五场。

上一次,美国PGA锦标赛在橡树山举行的时候是2003年,米克尔森开局打出65杆,可是接下来他却很快消失。当然,那个赛季也是米克尔森最糟糕的赛季之一。至于说到这一周,米克尔森刚刚从英国公开赛振聋发聩的胜利走来。他最后一轮在穆菲尔德打出66杆可以被视为大满贯赛最好的收官佳作之一。如果米克尔森能够再赢一场美国PGA锦标赛,他将轻而易举地获得美巡赛年度最佳球员奖。那个奖项,他还从来没有触碰过。

与此同时,麦克罗伊却在平庸的表现,以及这个赛季到底错在那里中被人遗忘。麦克罗伊从赛季揭幕战阿布扎比锦标赛开始就坠落,那场比赛他遭遇了淘汰。他的一些麻烦在于一次性更换球杆,而另外一些麻烦来自于他更换经纪人团队。

麦克罗伊表示他转换到耐克上已经不能再成为借口,毕竟他已经打了15场比赛。他表示他花了比平时多得多的时间走出自己的坏习惯。“我猜想每次你打比赛,而你打得不好,你的自信心都会受挫一点。”麦克罗伊说。

麦克罗伊以前经历过这样的事情。仅仅一年之前,他才连续五个月没有一个胜利,在五场赛事中被淘汰了四场。可是在火石擦出火花之后,他在基洼岛展现了出来,以只有以前伍兹才能做到的方式,摧毁高尔夫之中最强的阵容。“我喜欢证明人们说的是错的。”麦克罗伊说。

保尔特给每个人的建议是:“给他一点透气的时间。”

去年在基洼岛,保尔特获得并列第三名,落后9杆。保尔特看到了这个一年前好像会处于世界顶峰很多年的小孩的滑落。现在又回到了伍兹和米克尔森分居世界第一与第二,这个小孩正努力向上爬的局面上。

“我想有时候我们忘记了他还多么年轻,他过去所取得的成就是在很小的年龄上做到的。”保尔特说,“因此他再次舒服的那一秒钟,无论是他的挥杆,球具,还是别的东西,罗里又将赢得赛事。他那自然的挥杆不会在一夜之间消失。”

尽管人们密切关注——从他的新球具,到他的新经纪团队,再到他的女朋友沃兹尼亚奇(Caroline Wozniacki),以及从北爱尔兰搬到南佛罗里达——麦克罗伊一直没有躲避那些他本人都没有有形答案的问题。

“我肯定愿意在这里谈论更多积极的事情,可是我猜想现实就是如此。”麦克罗伊说,“你们应该放弃我吗?这不该由我来决定。我在这里,我回答你们的问题,这是我能做的全部。正如我说过的,坐在这里,谈论一些更积极的事情更悦人。可是一年这样过去,可以理解为什么我不能那么做。”

(小风)